驰子

灵魂与爱

之前从树下捞过来的一篇文字,挺喜欢的。

请叫醒我:

       对于灵魂,书中教导我们灵魂是一种高尚的品格,宗教则坚信我们的肉身寄存着魂魄,用于承载我们的心灵,即灵魂是与鬼魅一样的存在。这两种说法,前者要求过高,成了一种道德的书面呆板说教,后者定义过虚,科学的照射使得魂魄这东西在人们心里逐渐魂飞魄散。另有哲学上认为它是“精神世界的、理性的、纯粹的”,这是哲学家柏拉图的观点,将它视为精神的高端产品,与尘世百姓的生活无关,其实不然,以上这些全是对灵魂的误解,灵魂的真正含义是指内心的那份真善美,映射到主观感情中就是成像为“爱”。
       即爱就是灵魂在人感知中的实体映像。所有出现有灵魂字眼的地方都能够用爱来替换。

       我们降生到这个世界,在成长中懵懵懂懂地渴望爱与被爱。但经常没有意识到,爱,是灵魂最根本的、最自然的需求和出路。
       消极的情绪总是让灵魂变得暗淡无光,让灵魂受到一种无形的越挣扎越紧缩的束缚,只有以爱为根本出发点,爱自己,也爱别人,通过这样,才能消除一切不安迷惘的情绪,才能化解内心徘徊不定的心绪,才能使灵魂重新变得光鲜亮丽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客观世界本身是白纸一张,我们用不可遏制、不可完全掌控的主观在上边涂上爱与不爱的颜色,涂上喜怒哀乐,涂上七情六欲,涂上情绪的风云变化。
       感性的人有感性的爱,理性的人有理性的爱。经常在现实中,感性和理性总是显得不可调和,感性怨理性无情,理性嘲感性矫情。个人的内心生活里可以说是总进行着理性和感性的拔河,胜利的一方总会带着骄傲压抑落败的另一方,所以在表面上,两者会表现为相互敌视。但在人的内心深处,它们是紧密契合的,它们通过有机的相互渗透,构成了一份如道教阴阳卦般的圆满,只是这一点不容易被人明白地接受领会。本质上,爱是一份理性和感性在时光中的比重不断变化的感情,它是不容易保持在平衡点的,是反反复复的,是迤逦跌宕的,是纠结变幻的。所以爱看起来像是可以分析,却又总是无法完全分析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人生活的圈子是层层向外扩散出去的。以自己为核心,先是家庭,再是不可或缺的朋友,接着是环境里不得不接触的半生不熟的人,最后是在庞大的世界中兴高采烈熙熙攘攘生活但与自己无关的人。
       如果核心没有爱,所放射出去的只能是自以为是的爱,而不是真正的能找到幸福的爱。所以不懂得爱自己的人,也不会懂得爱别人。因此要明白自己的内心,才能更好的给予自己爱,给予他人爱。
       我们中国盛行没有信仰地活着,清醒,聪明,却越来越丧失爱的知觉,以至于总是不能够得着那完满的幸福。我们经常困在现实,不能超脱,这是因为不明白自己的内心,或者有所体悟,但放纵了自己,让自己的情绪、行为任由感性来支配,使得爱被黑布包裹蒙蔽,胡闯乱撞,头破血流,死伤无数。
       我们对此的借口是现实,说“这是一个现实的社会”,以此来掩饰我们内心的不够坚定以及逐渐虚弱苍白的爱。
       我们想爱,却经常受现实的阻碍,变成无奈,感性的人变得痛苦,理性的人变得退缩。
现实的冲击都是对爱的能力的冲击。
       人还是善于遗忘的动物,内心的情感常受尘世的扰攘而摇摆飘荡不定。生活中最难为之事,莫过于持有热烈、真挚和沉着的信念。

       爱又分个人的爱,和博大的爱。
       爱情、亲情、友情,这三个是人一生中最为贵重的感情。
       我们从一出生就被亲情包裹,在孩提时开始携手友情,在青少年时悸动爱情。
       往后的生命里,这三份感情便紧紧纠葛在每个人身上。
       孩提时的心最为柔嫩,环境对其心灵的雕刻痕迹往往会深切凝结成一生的情感内核,那些痕迹对以后的生活影响最为深重。
       少年时的爱容易成为痛苦的爱。因为纯粹,所以最是清新可爱、真诚宝贵。也因为纯粹,所以最是直接,没有婉转迂回,因此伤害得最为惨重。
       青年时正处于花满月明的时节,感情到处播种,到处收获,到处遗落。
       上面的时间段都因没有生活负担,所有的生活重心就是情感。
       中青年时在现实中辗转奔波,或幸运能与相爱的人完满缔结婚姻;或被迫降低期望值,只要对方人好,或事业好,便可接受;或因过于自我,过于信仰爱情而不愿屈从环境,孜然一身生活在这个广袤、冷暖自知的世界里。
       中年时,对人事已有足够坚实的一套个人定论,配偶、子女、事业均已成的定局,在这个定局中开始学会带着平淡的心态去改变那些能改变的,去接受那些不能改变的。
       老年时无力再掌控所有,只能被动地去接受,没有事业,没有其他操劳,只剩下回忆中的爱怨,一份清闲的时光或一份萧条寂寥的心绪,和下一代因孝或不孝给予的爱和不爱。
       感性的人的感情容易因太在乎而患得患失、情绪不断。
       理性的人的感情容易为物质所牵绊拉扯。
       如此地来分析生活中的各色他人情感,便可以显得十分清醒,但当这些感情冲涌在自己内心时,又是造成一种令人晕眩、徘徊不定、瞻前顾后的心绪。
       那些能够在生活中获得一份幸福的爱的人,是心中最有爱的人,是生活得最完满的人。
       可惜现在的很多人更经常因为信息狂潮、因物质的迷乱而茫然了自己的内心。
       实质上,不管是在精神里的思索,还是物质上的追求,我们的最终目标都是爱与被爱,都是一份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博大的爱,是灵魂最伟大的形式。
       佛经里曰:“博爱是(佛家慈悲)十二类生,都要救度,一切众生,慈悲摄受,冤亲平等,以德报怨。”
       犹太教教导人要“爱人如爱己”。
       伊斯兰教提倡人两世(“信后世”、“信前定”)兼顾,在现世追求完满生活,同时多做善行来为后世做准备。
       圣经宣扬:“爱是恒久忍耐,又有恩慈;爱是不嫉妒,爱是不自夸,不张狂,不作害羞的事,不求自己的益处,不轻易发怒,不计算人的恶,不喜欢不义,只喜欢真理;凡事包容,凡事相信,凡事盼望,凡事忍耐。爱是永无止息。”
       耶稣因为对人类的爱,而甘愿被钉在十字架上,替人类受苦。
       所有的宗教受人尊仰的根本原因都是因为教人以爱,引导人走向幸福。
       无论国家、宗教、种族,爱必然是全人类共同的信仰。

       无爱便生恶。
       叛逆可以天生,但因缺失了爱而滋生发展出来的恶都是后生的。
       北极熊会因被寒冷饥饿逼迫到了绝境而吃同类,以求更长的生存时间,而这种同类相残是带着对生存的血腥欲望进行的,没有怜悯,没有痛苦,没有罪恶感。
       人也做过这样令人绝望的事,但是在进行此行为的之前和之后的全身血肉的震颤、所有神经的痉挛、内心的激烈冲突交战是其他动物所不可能有的感受。
       这就是人与动物的区别。
       纵观古今,放眼天下,我们通过细细察看、思索生活中的各色感情,便可轻易获知:真善美始终是人最自然的信仰。那些恶是环境的误导和压迫,是因为在成长里爱的缺失和在与生存的斗争中的落败屈服而出现的。

       那我们应该如何去获得爱?如何去付出爱呢?
       纪伯伦说:“爱不占有,也不被占有。因为爱在爱中满足了。”我想这就是对爱的最简单而深刻的解答了。
       只要我们一直记得要带着爱生活,那么不管是在生活的哪个时刻、哪个位置,我们都能找到出路,而灵魂也将能以最自由的姿态存在。

评论
热度(1)
  1. 心安为福驰子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驰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